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房价如此,明朝当时的工资又怎样呢?西门庆家的伙计,每月2两银子,差不多1000块钱,年底还有奖金。木匠打一具棺材,5两,合2500块钱。剃头匠剃个头发,得银5钱,250元。而一个没有手艺的泥水匠,专干粗活,一天4分,差不多20块钱。

在明朝西门庆和武大郎生活的那个时期,如果连房子的产权一起买下也不算贵。西门庆买了一处房产,“门面二间,到底四层”,总共120两。折算成当今的钱币,也就是6万块钱。6万元买了一栋带两间门面房的四层楼房,哪怕用今天小县城的标准来衡量,也是便宜得不可思议。

尽管工钱并不高,但和房价联系起来就很给力了。如果在小县城买一处没有宅院的小房子,10两不到就可以拿下。也就是说,伙计如果每个月存一半工资,一年就可以买一套房子;木匠打两具棺材,就能换一套房子;剃头匠如果生意好,一个月下来,一套房子就到手了。至于没有技术的泥水匠,如果肯苦干,大概熬个两三年,一套小房子也没有问题。

《金瓶梅》是一部世情小说,具有很强的写实性,从中可看出宋朝的房价行情。卖烧饼的武大郎凑了十几两银子,在县城典得一栋小楼房,上下两层,还有两个小院,可以说是一栋不折不扣的小别墅。当然,美中不足的是“典”,形同“当”,而非“买”。典得的房子只有使用权,没有产权。也就是说,武大郎可以一直住,但不能买卖房子。不过,这也够划算了。从购买力上来说,明朝的一两银子,相当于现在的500元。这么算来,武大郎大概花了六七千块钱就可以在县城的小别墅里一直住下去,等到原来的主人把房子赎回去。不过,一般来说,原主人赎回的概率很小。尽管一直没有产权,但起码住个十年八年不成问题。就算有人赎回房子,也要付赎价,武大郎也没什么损失。

图片 1

低门小户的房子如此,豪宅大院当然要贵一点。夏提刑卖了一处房子给何太监的侄子,看在西门庆的面子上要价一千两。
“门面七间,到底五层”,厅很大,亭台楼榭应有尽有,典型的豪门大宅。一千两,相当于如今的50万。以今天的房价看来,那是多么值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