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潘巧云在水浒传中也许没有另外一位她的本家潘金莲出名,但同样做为水性杨花的代表人物,号称风韵寡妇的她,原是一屠夫之女,曾嫁与本府王押司为妻,王押司去世后,改嫁与杨雄。两年来,杨雄因公务繁忙,经常在衙门当值,疏冷了潘巧云。不想潘巧云水性杨花,耐不住寂寞,终与海闍黎裴如海勾搭成奸。后来,被石秀发觉,却又不思悔改,乃进谗言与杨雄,教杨雄赶走石秀。石秀不忍杨雄受蒙骗,乃暗中设计杀害裴如海,并与杨雄将潘巧云骗上翠屏山。杨雄得知真相,怒杀潘巧云。

由于《水浒传》讲,潘巧云在河北蓟州翠屏山被杀,使翠屏山也沾了些淫荡之气。翠屏山,据清道光《蓟州志》卷二《盘胜》说,此山在城西北,又称翠屏峰,属于盘山风景区。“翠屏峰在天成寺后,古木干章,悉从石罅中进出,层层鳞砌,春夏之交,绿翠参天,霜黄碧叶纷遍地,乃山之曲室,殆非人间”。但也有人称翠屏山在山东梁山县寿张集或平阴县西25里的玫瑰庄,系水泊梁山附近的一座小山。并说北宋时,翠屏山玉带河畔有潘巧儿、杨大牛订为娃娃亲,后潘巧儿为翠屏山和尚海能奸污霸占,杨大牛因此大闹翠屏山,杀死海能和巧儿,投奔梁山。近人冒广生《小三吾亭诗集》也有《翠屏山》五古一诗,有注说:“舞鹤楼,在蓟州城内大街,相传即潘氏妆楼。”以上诸说纷纭,不过是小说家言,固未足信。至于与潘巧云窜同作奸的贴身丫头迎儿,宋元笔记和话本多以丫头命名为“迎儿”者,如宋话本《简帖和尚》说,皇甫松家13岁丫头名唤迎儿;《三现身包龙图断冤》也有丫头迎儿。迎儿作为丫头例名,只是一种符号,宋元多采用,被《水浒传》顺手捡来而已。

图片 1

潘巧云的奸夫、蓟州报恩寺和尚海阇黎,俗家名裴如海,出家法名海公。阇黎,是“阿阇黎”的简称,梵语意译为“轨范师”,大概是佛家寺院的职事之一。海阇黎看来有些音乐细胞,唱经好嗓音。按,海阇黎唱经,乃是正宗和尚借用民间通俗乐曲讲解经文,采用为佛事仪式制作的法曲,结合梵唱以及演奏佛曲的乐器,并掺进中国传统器乐和道教音乐。在海阇黎生活的两宋时期,法乐更加系统而完整,且形成了南峨眉、北五台两大流派。其中北五台派又分为东西两路:东路以太行山东为区域,以演奏铙钹为着;西路以太行山西为区域,以曲调演唱华丽见长,所以《水浒传》中海阇黎唱的音乐当属于东路。俗语云:声色犬马,可见导致人性的堕落,美声犹在美色之上。海阇黎和杨太太吊膀子,因性丢命,罪有应得,本不足惜,可半个世纪前,竟有人将海和尚改编为原是绒线店小老板,与潘小姐青梅竹马,后潘为王押司强娶,故海出家当和尚云云。其实那海和尚那厮唱的一口好梵音,无异今日之流行音乐,人生寂寞如潘小姐,就算不曾与老海青梅竹马过,一听此靡靡之音,娇躯上下,恐怕早已酥麻半边矣。

再说潘巧云的本夫杨雄,其绰号在《宣和遗事》和元杂剧《诚斋乐府》中,本作“赛关索”。龚圣与《宋江三十六人赞》也作“赛关索”。两宋时武人,多喜用“关索”为己之别号,或相互指称,如小关索、贾关索、张关索;又《三朝北盟会编》记有岳飞部将“赛关索”李宝、镇压方腊义军的宋将“病关索”郭师中。据称此“关索”,即三国关羽之子,但查《三国志》和裴松之注,均无有此记载。元代至治《全相三国志平话》、明代弘治《三国志通俗演义》也未记有其人其事,而民间传说则甚多。西南地区多有取地名为关索岭、关索庙。“云贵间有关索岭,有祠庙极灵”,“关索岭在州城西三十里,上有汉关索庙。旧志:索,汉寿亭侯子,从武侯南征有功,土人祀之”。也有认为“关索”非人名,“西南夷人谓爷为索,讹传为蜀汉勇将姓名,宋人遂纷纷取以为号”。近人余嘉锡则称,“宋人之以关索为名号者,凡十余人,不唯有男而且有女矣。

其不可考者,尚当有之。盖凡绰号皆取之街谈巷语,此必宋时民间盛传关索之武勇,为武夫健儿所钦慕,故纷纷取以为号。龚圣与作赞,即就其绰号立意,此乃文章家擒题之法,何足以证古来真有关索其人哉?”。杨雄在蓟州从事两院押狱兼职业刽子手,当是小说家言,因为此时蓟州为辽的辖区,或已由辽转隶为金的辖地,其间在宋宣和四年,金曾一度以蓟州归还于宋,但时间极短,旋因金兵南下仍为其所辖。且为北宋管辖期间,名广川郡,也不叫蓟州。清道光《蓟州志》说,“汉唐明尤为重镇”,即指此。《水浒》作者是南人,于北方人文地理概念,往往一塌糊涂,其混乱于此可见一斑。杨雄绰号“病关索”,始见于《水浒》。余嘉锡认为《水浒》搞错:“观宋人多名赛关索,知《水浒传》作病关索者,非也”。杨雄从“赛关索”降格为“病关索”,岂非人格侮辱?杨雄何病之有?性无能乎?举而不坚乎?若如此,则电视连续剧《水浒传》中,潘巧云临被杀前,当众表白她自嫁与杨雄做老婆后,一向无甚性趣之说,当得到科学上的完满解释。

图片 2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