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们介绍一个军阀,这个军阀和刘珍年有关,他曾是刘珍年的上司,以后又被刘珍年活埋。我们说过,民国时期的不少军阀都很有性格,这个军阀也不例外。他是土匪出身,以后却做到了直隶省长。他一辈子杀人累累,在家乡却有着不错的名声,老百姓甚至还给他立了一块德行碑,称他是“一县大善”。他就是着名军阀褚玉璞。

图片 1

褚玉璞,山东省汶上县人,土匪出身,褚玉璞早年曾两次投考军校,未被录用。以后转而当了一名土匪。

据说褚玉璞当土匪时专抢富豪劣绅,他立下规矩:“不危及贫家,不侮辱肉票人格,不强迫破产赎人”,当地老百姓对他感恩,纷纷为褚玉璞提供各种线索。俗话说:“绅助匪势,匪壮绅威。”褚玉璞一时名声大振。许多小股匪帮也投靠了他,势力如日中天。1912年时褚玉璞的人马已超过三千,惊动了官府。清政府驻山东的吴长善奉命督师追剿褚玉璞,褚玉璞被迫逃亡上海,他打听到上海督办陈其美是他的远房亲戚,就加入了革命党指挥的国民军,编入张宗昌的骑兵团任连长。

1921年,褚玉璞和张宗昌转投奉系张作霖。此后,褚玉璞历任第3混成旅第50团团长、第28混成旅旅长。1925年张作霖任命张宗昌为苏皖鲁总司令,褚玉璞任军长驻守济宁。十月孙传芳联合冯玉祥反奉进军苏皖地区,在徐州一带和褚玉璞的部队发生冲突,激战半个月,血流成河,褚玉璞身先士卒,立下了汗马功劳。1926年三月下旬直系军阀李景林被冯玉祥的西北军战败,只得联合张宗昌组成了直鲁联军,褚玉璞升任副司令。第二年直鲁联军北上,褚玉璞率军占领了天津,被任命为直隶督办兼省长。褚玉璞的官运到达顶点。

图片 2

1928年奉系军阀在同北伐军作战中败北,褚玉璞自此下野。1929年2月,张宗昌和褚玉璞勾结军阀孙殿英,率直鲁联军残部及部分白俄军在烟台龙口港登陆,驻军蓬莱,自称同盟军第二方面军总司令,妄图东山再起。褚玉璞率兵攻打老部下、号称“胶东王”的军阀刘珍年,但被刘珍年打败并抓获。张学良等出面劝刘珍年放人,刘珍年表示要200万元添助军饷,后经人说和降至50万元。但当褚玉璞的姨太太将50万元交与刘珍年后,刘珍年仍拒绝放人,以后又将褚玉璞活埋。

图片 3

褚玉璞为巩固位置,培植势力,军队中安插了无数亲戚或邻居,许多汶上的无业游民、官僚政客纷纷投奔他谋求生计或官职,褚玉璞乡土观念深厚,队伍中连排工兵多为汶上人。据不完全统计,褚玉璞任命的道尹两人,县长三十人均为汶上人。当时,汶上发生了“红枪会”事件,惹怒了张宗昌,扬言要“血洗汶上”,褚玉璞之弟褚玉凤立刻致电褚玉璞,让他设法挽救汶上,褚玉璞在军训时就故意大声对部下说:“他如果敢血洗汶上,我就血洗他掖县方圆一百里。”这话传到张宗昌的耳朵里后,他知道褚玉璞的脾气,无奈取消了血洗计划,还发电报黑褚玉璞进行安抚。汶上百姓对此感激不尽,在县城西门外北彦章庙庙门口右侧为褚玉璞立了一块德行碑,上面刻着四个大字:一县大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