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的归属一直是孙刘联盟的一块软肋,因为荆州的战略地位重要,所以成为孙刘矛盾的焦点,刘备凭借荆州进军巴蜀,孙权欲据荆楚成帝王之资,最后孙权乘关羽后方空虚轻而易举袭夺了荆州,为夺荆州,孙权用了十年的时间进行筹划,那么他到底都用了哪些计谋呢?

刘备虽为荆州之主,然未全部占有荆州,他只好南征武陵、长沙、桂阳、零陵四郡以扩充自己的地盘,孙权看中刘备的实力欲借力西并蜀川,此为假道伐虢之计,但却失败了。据《三国志·刘备传》记载,权遣使云欲共取蜀,或以为宜报听许,吴终不能越荆有蜀。意思是,孙权准备出兵取蜀,想让刘备为前驱,于是派使者告知刘备,刘备主薄殷观说:“若为吴先驱,进未能克蜀,退为吴所乘,即事去矣。今但可然赞其伐蜀,而自说新据诸郡,未可兴动,吴必不敢越我而独取蜀。如此进退之计,可以收吴、蜀之利。”殷观这话与刘备不谋而合,于是殷观升职。《献帝春秋》说,孙权欲与刘备共取西蜀,孙权说,若让曹操取了西蜀,则荆州危矣,如果我们取了一统吴、楚,虽有十操,无所忧也。此时的孙权总认为刘备是寄居篱下,于是派周瑜率军借道夏口,哪知刘备却有自己的打算,他表面说:“汝欲取蜀,吾当被发入山,不失信于天下也”
。暗地里派关羽屯住江陵,张飞驻扎秭归,诸葛亮盘踞南郡,破了孙权之计。

划定疆界以后,孙刘两家依然重兵把守。此时孙权似乎有翻脸的迹象,《三国志·孙权传》载,二十二年春,权令都尉徐详诣曹公请降,公报使脩好,誓重结婚。孙刘联盟出现裂痕曹操自然求之不得,于是大举征蜀,派曹仁讨关羽,不料曹仁反被关羽围困。二十四年,关羽围曹仁于襄阳,权内惮羽,外欲以为己功,笺与曹公,乞以讨羽自效。关羽攻打樊城,擒于禁斩庞德威震华夏,正在节节胜利之际,孙权却主动要求袭击关羽后方使之首尾不能相顾。

三郡之争,孙权让鲁肃领兵屯益阳抵住关羽,暗遣吕蒙夺取三郡,长沙、桂阳望风而降,此时孙权下令吕蒙舍掉零陵速救援鲁肃,吕蒙当夜路过零陵派说客用“无中生有”之计劝降太守郝普,待郝普出降,吕蒙拍手大笑故意拿出孙权手谕给郝普观看,当郝普得知刘备、关羽俱来救援时立马羞愧难当。后来孙刘讲和,郝普被放归刘备,其处境可想而知。

建安十九年,刘备夺得益州,孙权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刘备做大做强,于是派诸葛瑾索要荆州,刘备以拿下凉州再还荆州为借口故意拖延,孙权岂肯就范,遂直接派遣官吏去接管长沙、零陵、桂阳三郡,由于关羽阻挠,孙权计划落空,于是派鲁肃、吕蒙以武力拿下三郡,刘备大怒提兵五万前来争夺,无奈曹操兵入汉中,刘备怕失去益州遂于孙权讲和,分荆州长沙、江夏、桂阳以东属权,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属备。双方罢兵言归于好,按理刘备是荆州牧,但有赖于孙权才有今日,所以人在屋檐下,只有客随主便了。

此计孙权共使用两次,一为刘备,一为关羽。《三国志·刘备传》曰:琦病死,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权稍畏之,进妹固好。刘备南征四郡并担任荆州之主,孙权感到畏惧,所以将妹妹许配刘备,孙权的用意,一是想稳住刘备,二是想借刘备之力西取巴蜀。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此计用在刘备身上不奏效,用在关羽身上孙权才知道自己落了个更大的难堪。《三国志·关羽传》载,权遣使为子索羽女,羽骂辱其使,不许婚,权大怒。演义中还添加了关羽辱骂的细节:“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

为了去除关羽的戒备之心,吕蒙故意装病,要求孙权下诏令其回京养病,并撤去部分军队,以此麻痹关羽,虽然如此,关羽并未放松警惕,只是稍撤兵以赴樊。孙权、吕蒙看到关羽中计,开始实施下一计策。

建安十三年荆州刺史刘表去世,孙权采取鲁肃建议往吊刘表以探虚实,结果鲁肃未到曹操已先期占领荆州,刘琮投降,刘备鼠窜,此时孙权只好与刘备联合共抗曹军,孙权的意图是,若备与彼协心,上下齐同,则宜抚安,与结盟好;如有离违,宜别图之,以济大事。赤壁之战曹操败北,孙刘联合收复了荆州大片土地,刘备推荐孙权任徐州牧,而孙权则表刘备为荆州牧,孙权认为刘备虽然枭雄,但势单力薄,与东吴没有可比性,暂时将荆州交给刘备总比交给曹操有利,于是刘备虽为荆州牧实际还在孙权的控制之下,这就是为什么有借荆州之说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