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经营者省心

郭彦杰介绍,截至目前,土地银行在15个乡镇规划了基层服务点,共融资2.43亿元,推动全县建成高标准粮田34万亩,发展特色农业园区41家、省级农业产业化集群6家,种植花卉苗木、小辣椒、有机蔬菜等40多万亩,成为连接农民、农业新型经营主体和金融机构的桥梁纽带和服务平台,在农民增收、粮食增产、农业增效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看到商机的老何立马动员153户农户把已流转给自己的456亩地存进了银行,然后他再从土地银行将这些地贷出来,这样不单单是农户的利息有了保障,老何还能从土地银行贷出30多万元进一步维持家庭农场的运转。有了土地银行的支持,老何种粮的底气更足了。

刘中臣所说的“土地银行”是成立于2015年3月的临颍土地银行,又名河南汇农土地流转发展有限公司,是由临颍县人民政府出资2亿元,持有87%的股份,主导发起成立的,面向农民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新型经营机构,这也是河南省首家以政府为主导的土地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一样,临颍土地银行有“存入”有“贷出”,只不过存贷的不是货币而是县域内的耕地。

为了更好地提供服务,土地银行与农发行合作,将政府投入的一部分资金作为保证金,放大后为农业经营主体担保贷款,以解决地面农作物不能抵押贷款的难题,为种植大户提供有效的融资服务,解决了他们为土地再投入的资金难题,提高了土地的投入产出效率。

老何告诉记者,县里千亿斤粮食、农业综合开发、现代农业、小农水重点县等涉农项目都优先投放到已流转到土地银行的耕地上;农业科技部门培育新品牌和推广新品种、新技术、新机具,也优先选择在土地银行贷地的经营者。“这条件,太诱惑人了。”老何笑着说。

在当下推进农村土地改革的进程中,农民与土地的关系成为改革的一个关键点。

“土地银行的政策是贷出的土地利息按年收取,贷地者首付30%的利息作为保证金,其余的70%可以在年终收获后支付。”郭彦杰说,土地银行会集中县里涉农资金和项目,将存入土地按高标准粮田的要求进行土地整治提升,存贷差在农民存地价格基础上每亩增加30~50元,并且每年会根据存入耕地的情况按时足额将利息发给农民。

“土地银行就是土地流转的小型经营模式,不仅能保障农民的收益,也完全避免了土地经营主体和农户之间的纠纷,既有效提升了耕地的质量,又为经营主体提供了资金等诸多便利。”杜曲镇湾陶村何氏庄园家庭农场负责人何德营双手赞成土地银行的成立。

临颍土地银行的出现,让农民自愿将土地使用权存入“土地银行”,从中收取存入“利息”,这是靠着政府的信誉来推进的,农民相信政府才放心地把土地交给“土地银行”经营运作。土地银行拿到土地经营权后再将土地划块贷给种植大户,从种植大户处收取贷出“利息”,种植大户按要求进行种植,实现了土地的专业化、规模化、集约化经营。

土地银行也可以说成是农村改革发展的“加速器”,其成长也将进一步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进一步释放农村劳动力,增加农民收入,加快现代农业的推广发展,提升我国的粮食生产能力。

如何保障资金到期归还?面对记者的疑问,郭彦杰说,土地银行建立了农业保险制度,与中原农险联合开展业务,在种植环节,建立种植业保险,解决农业天灾和市场风险问题;在贷款环节,建立种植业贷款保证保险,降低银行贷款风险。建立风险基金制度,政府设立500万元的风险基金,用于融资贷款的风险补偿。并实行经营主体联保机制,分区域分行业建立若干个经济联合体,实现几户或多户联保,风险共担,把银行贷款风险降到最低。

何德营种地是一个脚踏实地的过程,从最初承包100多亩地,逐年增加到目前的520亩,8年多的规模种植让老何拥有了丰富的种植经验。还让老何高兴的是,土地银行通过加大对农民的土地整理力度,使已流转的土地达到“田成方、林成网、渠相通、沟相连、旱能浇、涝能排”,改善了已流转土地的农业基础设施条件,增强了已流转土地的丰收保障。

刘中臣所说的把地存到土地银行的程序并不复杂。郭彦杰向记者介绍,首先农户向农业局申请土地确权,农业局进行土地确权颁证后,村里的个人或村民小组先提出申请,经村民小组审核把关,由土地银行为耕地评估定级,确定其当前的价值,再签订合同存入耕地,土地流转生效,土地银行给村民或小组发放存折以便及时兑现利息。

和众大美农业科技产业园董事长吴伟杰告诉记者,自己回临颍投资现代农业,考虑了土地银行规模流转土地的便捷性、稳定性、安全性,也是看中了土地银行对其资金、技术和信息等方面的大力支持。

土地银行的建立还解决了土地流转不规范问题,使闲置撂荒的土地重新得到利用;以空心村整治出的土地作为抵押物,向空心村治理项目提供融资,破解了空心村治理的资金难题,增加了耕地面积。

临颍县还以土地银行为中介,整合政府服务、社会服务两大资源,全方位、多层次为种植经营大户、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等提供耕、种、管、收、贮存、销售、信息等方面的服务。郭彦杰介绍,他们与农发行等金融机构合作,为流转土地的经营主体提供生产经营融资服务;依托控股农机公司,为农民和各类经营主体提供田间作业服务,按市场价格收取费用;设立农资超市、粮食烘焙中心等服务机构,开展农资代购、农产品购销、粮食代储烘干等专项服务。同时依托全县农业技术区域推广站,为土地规模经营提供支持;并开通临颍土银网,方便土地存贷和开展各种生产经营服务,整合供销、流通、电商服务企业资源,为新型经营主体提供网店开设、网络代购、农产品营销、农业生产咨询、商品配送等电商服务。

“利息兑付原则上一年一付,以当年国家小麦三级收购保护价进行折算。”针对农户土地的利息兑现,郭彦杰介绍,存入的耕地亩数越多期限越长,所获得的利息就越高,以50亩以上、5年存期的地块为例,每亩价格是800斤小麦,若按1.18元/斤计算,每亩土地利息就是944元。农民凭土地存折可以支取现金,也可以到指定的粮食企业兑换粮食、面粉,或者在土地银行农产品兑换中心兑换食用油等生活用品。

从根源上讲,土地银行是作为一个土地流转的中介组织,为农户和土地流转者提供交易的场所或组织保障平台,它是适应农村改革发展的产物。在改革的过程中,土地银行进一步落实了农民土地的集体所有权,保留了农民土地承包权,流转了农民土地经营权,把农民土地的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置并行,放活土地经营权。农户与土地流转者直接对接“土地银行”,这也助推了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推动了农村土地适度规模发展。

土地银行成立后,刘中臣动员了村里的农户把原本流转给自己的556亩地都存入了土地银行,然后由和众大美农业科技产业园通过土地银行把这些地再贷出来。“一存一贷效果大不相同,有公家为我们托底,不论地里收成好坏,老少爷们儿的租金是能保证的,把土地存入土地银行放心。”刘中臣说。

土地银行:整合资源提供服务用心

农村改革发展的“加速器”

在临颍县城新区,临颍土地银行与其他商业银行一样正常营业,来来往往有前来办理业务的农民。银行营业大厅中央有一个大沙盘,清晰地标注着全县已经存入和贷出耕地的具体位置。临颍土地银行总经理郭彦杰介绍,目前已有48526户农民将25万亩土地的经营承包权委托给临颍土地银行托管经营。

经营者:从土地银行贷土地省心

农民:把土地存入土地银行放心

六月下旬,中原大地上高温持续,在河南省临颍县杜曲镇杜街村,村民刘中臣在家中悠闲地吹着风扇,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紧张地去照护自己的承包地。“以前我也是个种粮大户,承包了五六百亩地,但随着流转费用的增加,加上‘土地银行’的出现,我也适当转变一下经营思路,转手把地包给了和众大美农业科技产业园,然后在科技园打个零工,挣个跑腿钱。”刘中臣高兴地向记者介绍。

永利 ,编者按:当土地承包经营权可以在市场上自由流转时,“土地银行”应运而生。但这种看似水到渠成的事,在广大农村中,要能做到让农民放心“存”,让经营者省心“贷”,使土地完成有序、规范、安全、高效、科学的流转,政府的扶持和推动非常重要。河南省临颍县给我们提供了良好的样板,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土地银行的发展也完善了农村土地基本经营制度,坚持了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坚持了家庭经营基础性地位,坚持稳定土地承包关系,把三条“硬杠杠”把握好了,组织开展落实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农民认可了,农民不担心自己的土地突然间没有了,这时才让农民真正吃上“定心丸”。

“土地银行,以土地‘存入’和‘贷出’为主体业务,化零为整搞活农村土地经营权,提高了耕地质量,促进农村土地有序、规范、安全、高效、科学流转配置,推动了农业生产规模化、产业化、现代化。”临颍县委书记陈红阳介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永利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